“李天将呢?他如何了?”顾辰转而询问起李舜禹。

“没有关于李天将的消息,我毕竟是潜入侦查,能接触到的层面有限。”

蒋百鸣神色突然一肃,“但听说那袁不惑还在,并且是他带头支持唐宁,而关于他是净灵妖域奸细这件事,竟似乎无人知晓。”

蒋百鸣说到这,顾辰彻底沉默了,明白了他话中之意。

“看来唐天将已经投靠了净灵妖域。”蓬莱岛主虽然不是天庭之人,此刻却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。

情况太明显了,以当初的局面唐宁竟然活了下来,并且还拥有了巨大的权力,这只能是因为投靠了净灵妖域。

袁不惑重新回到天庭并且身份未被拆穿,这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顾辰没有反驳,他深知唐宁虽强,但想要清洗天庭内部原本也是做不到的,但有净灵妖域同谋,一切就不一样了!

“唐宁也许是受到胁迫,也可能被净灵妖域以某种手段控制了,不管怎样,眼下天庭是回不去了。”

顾辰深吸口气,想起以前在苍黄古星时斗笠人控制人的手段,并不觉得唐宁是主动变节。

“我需要更多的情报,必须搞清楚天音阁会议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顾辰目光闪烁,倘若真是净灵妖域搅和进了天音阁会议,这事情必然没那么简单。

清纯美女户外阳光写真

蒋百鸣混入分舵打听到的情报只能是来自下层,情报极其有限,甚至可能存在偏差。

而一点偏差,就有可能令他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他不想再与斗笠人打交道这件事上犯更多的错,他需要来自内部的第一手情报!

“听说这次会议参加的只有诸位天将和天官,眼下我们显然是不能联系唐宁和李舜禹了,要到哪去收集更多情报?”蒋百鸣直摇头。

“还有一人,或许帮得上我们。”

顾辰深思熟虑后,眼睛一眯。

……

荒凉的死星上,顾辰负手而立,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客人。

当约定的时辰到来,他面前百丈之外清风卷起,一名瞎眼的中年男子突兀出现!

顾辰目光不可察觉的一凛,表面上却微笑道。“海道友,许久未见了。”

在他面前的正是天将海冬青,顾辰想打听天音阁会议发生的事,于是找上了他。

之所以选择联系他,有多重考量的因素在。

除去唐宁和李舜禹外,海冬青是顾辰比较了解的天将了。

这回天音阁会议主和派的多名天将莫名失踪,而主战派的天将又向来与唐宁交好,所以上次会议保持中立的海冬青,是比较合适的人选。

最关键的,顾辰手上有海冬青的妖刀,以他之前对妖刀表现出的重视,不怕他不配合自己。

顾辰早打听过了,海冬青在天庭中虽然实力强大,却一直独来独往,不属于任何派系。

他之前虽然为尤贤出过头,但那不过是为了还当年蜃天将的恩情,从这点而言,他说的上有情有义。

综合这些考量,顾辰最终才冒险联系了他。

今日相见的时间和地点都极其严密,海冬青也没有让他失望,如约而至。

“距离上次见面不过数月,并不算久。”

面对顾辰的寒暄,海冬青平静的道。

随后,他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转了转,严肃道“藏在暗处的那些人是顾小友的同伴吗?如果不是,那请容许在下先行解决,你我见面的事情不可泄露!”

顾辰的神色一阵凝重,海冬青与他毕竟有过冲突,为了保险起见,他让白猿,蒋百鸣和龙马藏在暗中,随机策应。

本来以为藏得够隐秘不会被发现,却没想他一来就点破了。

“你是如何识破我们的隐藏手段的?”

见已曝露,蒋百鸣带头从暗处走了出来,白猿和龙马跟在身后,唯有蓬莱岛主不见踪影。

蒋百鸣有些不甘心,以他的阵法造诣,他有信心大部分的仙尊都识破不了他的藏身,却没想海冬青一来就发现了。

“在下眼盲但心不盲。”海冬青避重就轻的回答道,这显得他更加高深莫测了。

与他打交道,在场的众人都感到不自在。

顾辰与海冬青交过手,深知他的实力极强,至少达到了仙尊后期,比那赵蒹葭强得多。

而蒋百鸣等人则是本能的觉得此人极强,有种令人浑身不自在的气场在。

这回没有唐宁和李舜禹在,若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顾辰深知哪怕有同伴相助,他们的胜算也不高。

只是,为了搞清楚局面,这险值得一冒!

“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吧,海道友,你可还记得你我的约定?”顾辰省去无聊的试探,直接问道。

当初两人定下约定,只要海冬青能找到他父亲,他便将言灵妖刀归还。

如今顾辰已经知道父亲下落,而天庭已然被净灵妖域渗透,约定自然需要更改。

“在下自然记得,事实是在下一直在等顾小友联系我,唐宁说的果然不错。”海冬青咧嘴一笑。

“唐宁说了什么?”顾辰眼露惊疑。

说到这,海冬青神情凝重了许多。“唐宁有着算尽苍生的美名,在下原先一直觉得言过其实,但现在来看,他的确担得起这个美名。想必他,也希望通过我,告诉顾小友天音阁会议上发生的事,以及即将发生的事。”

顾辰几人都不由得竖耳倾听。

“在前不久的天音阁会议上,净灵道尊带着净灵妖域的人马现身,为唐宁站台。同时,主和派的几名天将离奇失踪,他们以半胁迫的手段取得了会议的主导权。”

“现在可以这么说,古天庭已经被净灵妖域控制,而唐宁成了净灵道尊的代言人!”

海冬青娓娓道来,他口中描述的会议情况远比蒋百鸣打听的要详细许多,也更加惊心动魄。

顾辰心沉到谷底,古天庭这个曾经的仙界第一势力落入斗笠人手中,他可以说,已经是站在这仙道巅峰的男人了。

“李天将人呢?他也投靠净灵妖域了?难道就没有天将出面反对?”顾辰追问道。

“李天将并未出席会议,生死不明。会议上反对的人自然是有,但带头反对的玄女当场就被囚禁了,其余人在袁不惑的威逼利诱下,最终选择了屈服。”

“在下原本想与玄女一起反对,毕竟古天庭怎样也不该听从净灵道尊一个外人的号令,只不过还没开口,就收到了唐宁的隔空传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