戈尔罗一脸绝望地跟在苏业后面,磨磨蹭蹭,晃晃悠悠,无奈地看着苏业再次走到那座商铺前。

苏业张口道:“十万金雄鹰,我赌一把。不同意的话,我马上走”

那些人用各种眼神望过来,其中大半都隐藏着嘲弄。

“好痛快我们希腊人就喜欢痛快的波斯人十万金雄鹰,明码标价你给钱,这件神威瓶就是你的了”卖家说着递出自己的大金袋。

“好。”苏业拿出大金袋,两两相碰。

哗啦啦

金光闪闪的金币急速涌入卖家的金袋。

附近的托们脸上浮现贪婪与喜欢的神色,不远处的人看到这一幕,暗暗摇头。

一些善良的人轻声叹息。

金雄鹰交割完毕,苏业伸手抓向尺许高的神威瓶。

“慢着里面那道神威我们要收回。”卖家脸上浮现一抹奸笑。

“可以”苏业一脸淡然。

清纯运动装刘海美女图片露美腿

托们一脸惊讶。

卖家收走神威,苏业问:“现在我可以带走了吗”

“完可以,幸运的波斯人。”卖家一脸谦恭。

苏业把神威瓶收入空间之戒,然后送入废墟空间

“我再向神灵祈祷一下”

在这一瞬间,苏业进入废墟空间,直接献祭神威瓶,也不看是什么,然后出来。

整个过程眨眼间一气呵成。

“谢谢各位,以后如果有这种好东西,我一定收购,无限收购。”苏业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“哈哈,我们喜欢爽快的波斯人。好,以后有这等美物,一定联系你。”

苏业转身离去,那些托和卖家迅速离开。

苏业开始加快脚步,只寻找五环以上的藏品。

由于地方很大,又不好飞到天空,苏业只能沿着商铺间的道路快速行走。

苏业一边走一边观察,看来这次波斯入侵对希腊的影响极大,收藏品的平均价位降低了20,而且还有许多不错的藏品。

可惜自己是个假收藏家,真光雾贩子,不关注其他,只关注

“咦”

苏业发现,有一个半人高的土蓝色陶俑的光雾很少,但魔法感知和魔法视觉却有异样的感觉。

苏业立刻问戈尔罗关于那个商铺、卖家和陶俑的事。

戈尔罗立刻如数家珍地说出那家商铺和卖家是很不错的贵族,至少在收藏界没有问题,历史上也很清白。

那个陶俑,是明显的旧黑暗时代风格。

苏业一看价值三万金雄鹰,直接收购,送入废墟空间。

则这件物品进入废墟空间的一刹那,土蓝色的陶俑化为漆黑,然后凭空出现在祭坛之上。

漆黑的陶俑冒出浓浓的黑雾,凝聚成一头恐怖的怪异巨兽,状如魔牛,但随后,祭坛传来巨大的吸力。

巨兽疯狂挣扎,最终被祭坛吞噬。

祭坛的表面,更加温润光洁。

苏业走着走着,戈尔罗突然快步上前,低声道:“有人在盯着你,就是神威瓶的托。”

苏业愣了一下,自己还真没感觉到,于是假装不经意四望,果然,看到一个之前在那座商铺前遇到的人侧身躲闪。

那人躲得慢了一些,苏业从他的目光中捕捉到明显的愤怒和敌意。

苏业嘴角微翘,继续前行。

戈尔罗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你现在看看你的神威瓶,还在吗”

“还在。”苏业道。

“啊”戈尔罗一脸茫然。

苏业继续寻找光雾藏品,而盯梢的人由一个增加到三个,也由原本的偷偷摸摸变得明目张胆。

五环级的光雾藏品实在太少,就算有,要价也较高。

苏业不得不放宽条件,只要是三十万以下的都买。

与此同时,苏业也开始记录四环藏品,等找完五环藏品就回来买。

苏业继续往前走,拐了一个弯,身后的戈尔罗被一个高大的壮汉拦住,然后被粗暴地拖曳到一处角落。

六个面色阴沉的贵族盯着戈尔罗。

戈尔罗心脏突地一跳,缓缓深呼吸,挤出笑容。

“各位找我有什么事我愿意跟任何人合作,尤其关于收藏。”

“少废话那个阿拉丁是什么来历”

戈尔罗立刻用之前说好的说辞道:“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波斯贵族,因为喜欢收藏,就托人找上了我。你们也知道,我们恩卡家族这两年有些不顺,他出手阔绰,我就顺便赚点金雄鹰。这次买神威瓶,是他自己的想法,我什么都没说。你们白赚了十万金雄鹰,还应该感谢我。”

“感谢你xx”一个贵族破口大骂。

戈尔罗面色一沉,道:“哪怕你们是高位贵族,也不能辱骂传奇家族的族长如果各位没有什么事,我就走了”

骂人的贵族被拉扯一下,之前的卖家笑了笑,道:“罗德南脾气太暴躁,不要理会他。我们只是想问问那人的来历。”

戈尔罗双手一摊,无奈道:“唐纳森,我当年的名声你们也知道,无非就是靠在收藏界的名气赚点小钱,很少在意合作者的来历背景。他不多说,我也不多问。不过,这人身份不一般,有波斯王族背景,我劝各位宰一刀就够了,宰多了,万一波斯大军路过,对你们的家族没好处。”

卖主唐纳森面露尴尬之色,道:“我们的事情,你心知肚明,这次我就不隐瞒你。我们栽了。”

戈尔罗心里一动,一脸茫然问:“什么栽了”

唐纳森附近的几人一脸气急败坏。

“神威瓶,没能收回来。”唐纳森脸上泛起一抹红晕。

“什么”戈尔罗半真半假轻呼,这意味着,刚才苏业说的话是真的。

唐纳森无奈道:“那位巫师已经连续使用三次先祖召唤,吐了血,昏迷不醒,依旧召唤失败。你那位叫阿拉丁的朋友,不一般。”

“不能吧,他看起来只是一个精通收藏的波斯法师,没什么特别的。能对抗先祖召唤的,只可能是神灵的力量,或者说”

众人面色一暗。

“命运术士,我们怀疑,这是一个波斯的命运术士,就算不是,也被命运泥板的力量庇护。这次,我们认栽。麻烦你找到他,就说我们愿意退回十万金雄鹰。”唐纳森道。

戈尔罗内心涌起对苏业无形的崇敬,这个苏业,简直像神灵一样,竟然让唐纳森这些人认栽,这是以前从来没出现过的事情。

哪怕那些外国半神贵族也在唐纳森这里吃过大亏。

“那我问问他吧,不过,他是否答应,我不确定。”

“他不答应,别想活着走出雅典”罗德南冷笑道。

戈尔罗黑着脸道:“第一,我做这行有声誉,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害我的合作者。第二,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,诸位最好远离他。他所展现的财力和对波斯王庭的熟悉,不是你们能够对抗的”

“哦看来你还是知道很多。”罗德南道。

“我不知道,但我能猜到。你我都是希腊人,我不想让希腊人倒霉。这个话,我会帮各位传递,如果各位想要动手,倒了霉,别怪我没提前劝说”戈尔罗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。

唐纳森等人面面相觑。

罗德南阴着脸道:“这个戈尔罗我很清楚,哪怕当了传奇家族的家主,也是个软蛋,他之前的事情,你们也听说过,贵族中的窝囊废。要不是他父亲突然死亡,根本轮不到他接掌传奇家族。如果那个阿拉丁不够强大,他绝不敢说这种话。”

“如果真跟命运术士有关,咱们不好动手。”一人道。

“是啊,各大家族之间都有潜在的规则,既然对方有王族身份,咱们一旦动手,对面如果进行对等报复,伤到那几位嫡系半神贵族,咱们这帮人恐怕要被剥皮剁肢做成人棍送到波斯认罪。”

“我看算了吧。”

“不能算了,一年几十万的金雄鹰的收入不能就这么没了”

“希望对方是个好说话的。”

几人眼前一亮,又迅速暗淡。

几个人默默低下头,每个人心里明白,自己这些身份遇到普通中小贵族可以盛气凌人,但遇到嫡系半神贵族,地位还平民没什么区别。

戈尔罗追上苏业,面露苦色,道:“阿拉丁阁下,有个事对您说。”

“说吧。”苏业道。

等戈尔罗把事情前因后果说完,苏业一脸风轻云淡。

“我善良的名声,你是知道的。”苏业道。

戈尔罗眉心一颤。

“他们想要,没问题,我最喜欢与人合作,”苏业道,“这东西价值500万金雄鹰,我打个八折,400万卖他们,仁至义尽。至于别的,就不要多说了。”

苏业说完继续前行,戈尔罗的原地站了半晌,伸手按住直突突的太阳穴,走到唐纳森众人面前。

“他怎么说的”那些人阴着脸问。

“400万,不商量。诸位,这件事,不要找我了,我真的无能为力了。”戈尔罗一脸无奈。

“欺人太甚”罗德南怒道。

“我们是不敢杀他,但他也别想安稳拿着神威瓶离开雅典这件事,不会轻易结束”唐纳森也发了狠。

戈尔罗一言不发,他知道,这是他们借自己说给“阿拉丁”听的。

但是,戈尔罗心中冷笑,这些废物贵族如果真知道对方是苏业,必然一哄而散。

这些人加一起,都抵不上帕洛丝在家族里随口抱怨一句。

到时候惹恼西西弗斯,西西弗斯一定会打得这些贵族寄生虫哭爹喊娘。

关键贵族们都知道,西西弗斯还挺满意苏业的。

戈尔罗深知自己不是西西弗斯,得罪不起这些人,所以希望这件事就此结束。